当前位置:
    主页 > 舆论监督 >
“网络舆论暴力”现象发人深省
发布时间:2019-11-17 11:42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近两年来,类似事件时有发生,“虐猫事件”、“铜须门事件”等都曾轰动一时。暴力语言、群体围攻、越界的“审判”、毫无顾忌地公布和传播他人个人隐私,种种原本以正义为出发点的行为,最终给当事人的现实生活造成巨大伤害。

  在丘吉尔读大学时,英国学校依然盛行体罚。他本人亦未幸免。一本叫《英国恶行》的书指出,学校教师的热心是驱动力所在。他们认为,木棍可以将内心的愚昧赶走。这既是教化,又是警示。

  一位叫弗莱的批评家曾作过细致的描述:每周一早晨,在学校会议厅,校长会宣读每个学生的操行报告。被点到有不良行为者,散会后被高年级学生绑到校长办公室接受惩罚。庄严地宣布犯事情况后,校长全力抽打,两三下便会皮开肉绽,而这仅是开端,通常要有近二十下,以使其铭记不忘。一个爱尔兰少年被打得“满裆狼藉”,更惹恼了校长,不幸又遭到更猛烈的抽打。类似体验,在中国的教育记忆里,我们同样可以找到。

  “不打不成器”的出发点是善意的。然而,将其异化、抬升并且成了随手可得之“利器”,则走向了另一端。

  不幸的是,在近来频发的“网络舆论暴力”事件中,这已屡见不鲜。诸如“史上最毒后妈”和“铜须门事件”等,像一出出“大戏”,众人争当“热心校长”,举棒挥鞭、教化纠正、驱逐愚昧、伸张正义的情节,则使之从荒诞剧演化成了悲剧:有哗众取宠的独白,有难以言状的积愤,有不明就里的盲从,有无限膨胀的激进。即便情况正如所称般性质恶劣(实际却常有出入)、应受谴责,但恶言相向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

  道德声谴与道德审判不可混为一谈。情绪的宣泄、性情的冲动和心理的扭曲都不应成为借口。网络是个延伸开放的空间,网络舆论也应有自身的底线。如何形成底线意识和底线共识,任重而道远。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更没有无缘无故的暴怒。“网络暴民”不是一个天生的种群,我们温和的民族血液中也并没有那么多的愤怒基因。

  可是网络上那么多人热衷于口诛笔伐,一副国仇家恨匹夫有责的姿态,又是出于什么动机呢?也许有的人的确是怀抱满腔正义感,毫无戒备地展示着自己的善恶观;也许有的人只是为了凑热闹,对事态发展持有看客般的幸灾乐祸;可是,另一些人,也许只是在过去稍显压抑的媒体氛围中憋闷坏了,一旦逮住网络中开放的公共空间,他们的喜怒哀乐马上被加倍地宣泄出来,并且放大、汇合成为更大的情绪洪流。

  “网络舆论暴力”现象的出现,其实是传媒环境转型的必经阵痛。而其中值得我们深思的还有一点,那就是传统媒体在这当中发挥着什么样的作用?不容否认,不少网络恶炒事件都伴随着个别传统媒体的添油加醋。如果说我们的网民还没有成长成熟,那么那些专业人员的职业道德又在哪里?“媒体审判”曾经在欧美惹出过极大祸害,因而被严格禁止;那么在我们国家,当司法还未能及时介入的时候,传媒业内人士是不是应该有个起码的底线意识:保护涉案人员的个人信息、避免直接评价谁对谁错、平抚公众的无谓愤怒、引导多角度的信息解读?

  毕竟所谓道德观念不是建立在单纯的情绪宣泄上,问题的解决也不能单纯依靠对某些个体的精神或肉体惩罚。我们需要更多的理性,无论是媒体本身,还是互动群体。

  网络舆论暴力的泛滥,恐怕和广大网民生活中积累的负面情绪有关。无论教师还是家长,我们的教育体制总是给孩子太多的批评,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起来,很容易助长戾气。且不论网络,即使是在日常生活中遇到陌生人,很多人也不乏敌意,容易怒气冲天,而很难接受别人也有犯错误的可能,甚至无法果断、准确地表达自己的感受,简单地以怒气代之。

  而在完全匿名、隐瞒了一切身份的网络论坛上,愤怒和声讨更是形成了一种常见现象。在一些著名的中文网络论坛上,神经脆弱的人往往会被那里的情形吓倒———目之所及,时见惊叹号和脏字,有的人肆无忌惮地对有争议的人进行人身攻击,对不满的社会现象破口大骂,他们不想说理,只图一时痛快,尽情宣泄。

  有关网络的研究告诉我们,网上的ID其实是扩大化了的自己,那些在线下人际交往中活跃的人,线上往往也是积极分子。要净化网络的语言环境,首先要净化广大网民的心灵环境和生活环境。只有心灵中充满了阳光与幸福,才不会到网上去做“暴民”;只有生活得充实和满足,才不会把虚拟世界当成出气筒。

  几乎每一次“网络舆论暴力”事件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弘扬正义、惩奸罚恶,可以说,网民的反应是有正义感的人所应该表现出来的态度,是社会道德与良知的体现。

  中国现有的1.62亿网民的主流是好的,但难免有些人在有些时候出现言语偏激,甚至反应过度的现象。这大约是因为人们在现实中压力太大了。

  现在我们生活在一个竞争的社会中。生存、生活、求学、升职、养家糊口都有压力,购房、买车、发表论文、技术创新、市场开拓或体育比赛等方方面面都要博弈,而且不是在一县一市一国竞争,而是在“地球村”上竞争,这个有考核指标,那个有游戏规则,压力之大可想而知。网络的虚拟特性,使之成为发泄、减压的好去处———网络上没有伦理约束,缺少条条框框,不用谨小慎微,不用担心负什么责任。

  可以说,“网络舆论暴力”现象是我国互联网发展初期阶段的产物,是网民心理尚不成熟的表现,是正常的,也是暂时的。不过,这种网络失范行为不利于社会和谐,最好的办法还是尽快制定一些伦理规范,使蓄意中伤、恶意诽谤、无事生非之流承担起必要的责任。

  网络是个公共言论的平台,英国政论家弥尔顿提出的意见自由市场理论在这里得到充分体现,人们可以相对自由地发言,按照弥尔顿的想法,真理会在几番争论之后自动向大众呈现出来。但是事情往往并非如此。很多时候,每当一个富有争议的事件成为网络的议题,一些过激的话语便如同洪水般一拥而上,把理性的声音淹没了。人们以除暴安良为理想,谴责那些在他们眼中代表罪恶的对象,却在无形中也充当了一回暴力的执行者。

  众人的情绪通过网络传达出来,正如坝上开闸放水———网上正有“灌水”之说。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在网络的闸门之下,笔者归纳大略三种情况:有时洪水泛滥伤人无数,有时大河泻地却水过无痕,有时也会水涨船高、造福于民。

  2003年4月,《南方都市报》首次报道了关于孙志刚的事情,许多网站纷纷予以关注。网络和报纸互动快速激活舆论:网评涌现,媒体的声音、公众的声音都在网络平台上发表,广泛传播,直到日趋统一,形成合力。当年6月,总理签署国务院令,颁布《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这其中,网络舆论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然而,现实中这种“水涨船高”的情形并不多见。而且,很多深层问题是由传统媒体先说出来的。那么,网络自身,是否有这样的力量———将一个严肃的社会问题提出来,并且推上前台?在自由言论的前提下,真正推进进程,而非干扰司法程序?理性的反思才能发掘和推动网络舆论的正面力量。

  中国网民再一次发挥了数量上的优势,将一条假新闻“顶”成了头条。这样的案例,我们目睹的难道还少么?

  回过头来想想,为什么所谓的“善意谎言”会特地借用了“后妈打继女”的情节呢?在一再渲染强弱势双方地位悬殊、传统家庭伦理的争议性、手法血腥暴力等要素的背后,发帖人瞄准的是网民们怎样的心理呢?

  如果你了解论坛上所谓的“挖坑灌水”规则的话,那么你就会击节“赞叹”:真是好大的一个坑啊!“水民”们这下有福啦!

  网络论坛到了中国,就缔造了一系列的新名词:水帖、灌水、水民、水母、水库、洒水车……一个“水”字,包含了多少文字上的贫乏、情绪上的失控、行动上的盲从?一些毫无生命力的“水文”到了现实的商业循环中,摇身一变成了身披利润的点击率和跟帖数;但同时也培养了许许多多看热闹、不思辨、乱感叹、对自己的言辞缺少责任感的惰性大脑。不要只看到网络暴民的愤怒面,他们背后的真正问题可能是虚弱和无聊。

  当网络成为众议的重要场所,我们就不能忽视现实制度的建设,这种制度不光是指监管和惩罚,更要有观念上面的转变,当有些人还在大力鼓吹所谓“人气”的虚假繁荣的时候,我不得不像小崔那样跳出来大喝一声:跟帖数是万恶之源!

  这些年来,“道德大棒”在网络舆论事件中频繁现身。比如前段日子,北京的视频在短短几天内就激起大棒连连,刹那间仿佛全中国的“正义之士”都站了起来,口诛笔伐,要将事件中的违背道德者一扫而光。

  言语批判觉得不过瘾,就贴照片、登信息,甚至还有网民亲自上阵,化一腔愤懑为面对面攻击。面对个别质疑其行为是否过火的“不识时务者”,“卫道士们”要么嗤之以鼻,要么干脆将这群人划到被批判者一边。

  “恶毒后母”无疑是卫道士们的又一个目标,一番唇枪舌剑之后,可怜的“后母”得跪地求饶,就在大家都欢庆胜利的时候,突如其来的却弄酸了胜利的美酒,这“恶毒的后母”本就是被冤枉的,而“卫道行动”从始至终就是一场无凭无据的闹剧。闹剧来得快,去得更快,一出,那些“正义之士”们顿时烟消云散,留下的却只有伤痕累累的一家子。很少有人去判断,这番闹剧对于受害的一家人是否道德,更少有人愿意站出来担当起该负的责任。

  幸而,还有人为此反思,反思这场“卫道行动”的道德性。暴,固然被人唾弃,可“以暴治暴”是不是正义之举?我们提倡以德治国,到底是要看着别人道德,还是从自己的一言一行开始道德?悲剧已经造成,伤痕也已落下,反思正在继续,卫道也不可能停止,唯一需要奉劝的是,当心中的热血再次沸腾,正义的冲动就要突破理智时,提醒自己,别做个只要求别人却不规范自己的“伪卫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