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舆论监督 >
WEB20时代下微博舆论传播对明星的影响 --以王源室
发布时间:2019-07-14 12:18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5月21日,当红偶像组合“TFboys”成员王源因在餐厅内抽烟引爆微博热搜,截止今天(6月15日)该线万讨论。

  此次事件由搜狐娱乐爆出,王源在与“哈哈农夫”成员聚餐时,于北京一家日料店公开抽烟。此事爆出后,王源之前有关吸烟言论及相关“叛逆”行为迅速被网民扒出,其一王源曾经在接受一家杂志访谈时希望父亲不再吸烟,然而这与王源今日所做所为恰巧相反;其二王源出道时便以“可爱阳光积极”的小奶男形象示人,但其曾在多部综艺中试图摆脱这种人设,“王源很刚”“刚哥”便是在这种情况下衍生出的外号;其三在“这就是说唱”中曾因外界对他的刻板印象而选择跳过他的歌曲而伤心掉泪;其四,早在去年王源就曾因与另一男明星被拍违规翻越护栏道歉,通过这几件事情其实可以看出王源抽烟一事并非意料之外。随后,有多家官微发微博提醒,王源此举可能违反《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即在公共场合、公众场所等室内区域禁止吸烟,违反条例将会被处以最高200元的罚款,然此时网友发现,王源就餐的餐厅并无禁止吸烟的标识,也没有相关的禁止吸烟管理制度,违反了相关要求,因此接受朝阳区卫监委整改。21日下午两点左右,王源及时发博道歉,反省自己的错误行为,主动承担责任表示会成为更好的大人。22日,王源主动与朝阳区卫监部门联系,接受调查,并愿意接受处罚。此次事件下网民评论呈现多极化趋势,一方认为王源室内并且在旁边还有女士的情况下抽烟,行为本事欠妥;二是认为大家应当给王源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因为他年纪还较小;第三方认为王源作为中国青年大使并且其粉丝大多为青少年抽烟不仅仅损毁自身形象也会树立错误榜样。

  微博爆出此事后王源“正能量青年”人设崩塌,相应的餐饮店受到处罚并引发一系列关于抽烟、禁烟的子线时代下的明星人设、明星公关策略分析、社交媒体时代的“粉丝”与明星影响力、网络舆论的监督职能四方面对本次事件进行分析与评论。

  拟剧理论是由美国社会学家欧文·戈夫曼提出,戈夫曼把人们比做生活舞台上的演员,人与人之间的互动犹如演员之间的相互配合,人们根据自己所在的舞台和所面对不同的人之间来回转换角色。“前台”是每个人在社会活动场合展示出来的场所,是能够被大众熟知的场所;“后台”是相对可以放松、休息以及准备的地方。这非常类似于明星与大众之间的关系,明星在舞台前展示出来的就是所谓的“前台”,明星的私生活则是“后台”。明星在“前台”表现出人们所喜爱的模样就是“人设”,明星的“人设”通常受到大众观念和大众喜好的影响,蒋方舟曾经在《圆桌派》上说到,“人设概念更多是一个需求市场,你喜欢的就是人设”,因此大众的不同喜好催生出不同明星人设的出现。

  结合本案例源年少成名,但是学习事业两不误,不仅被伯克利音乐学院录取还代表中国青年参加联合国青年交流大会,多次参加央视节目,实则是国家正在打造的一种被主流媒体认可的具有代表性的青年形象。被符号化的王源一直是“正能量、阳光乐观”的代名词,久而久之,这就成为王源的“人设”。王源通过人设不断吸引新的粉丝,而王源抽烟一事打破了娱乐公司苦心经营的艺人形象。而王源的粉丝其粉丝大多是伴随着王源成长的“姐姐粉、妈妈粉”,她们对王源的爱可能贯穿了她们整个青春,因此一部分粉丝在看到王源人设崩塌时心中的愤恨,失望,不满觉得王源“变了”,纷纷脱粉。

  但实际上,在公众视野与粉丝滤镜下的王源是否是他真实的模样呢?答案是否定的。我们所看到的王源其实是上班状态的模样,是在“前台”的模样,在这个舞台上明星身上被贴上各种标签,他们会按照某种预设或剧本将自己所要塑造的形象展现给观众,仅仅展现自己美好的一面来吸引更多粉丝。但是基于正常人的生活理念,每个人都有优点和缺点,王源在“后台”的行为固然违规但并没有如粉丝所说王源“变了”,王源其实一直都没有变而是大众从来都没有了解真正的他,当媒体狗仔聚焦于明星的私生活试图将他们的“后台”呈现到大众面前,大众不可避免的接受明星在“前台”与“后台”的巨大差异,因此不必感到大失所望。

  1986年,美国学者斯蒂文·芬克提出危机的生命周期理论,从时间上将危及传播过程划分为危机潜伏期、危机突发期、危机蔓延期、危机解决期,在网络时代正确把握这四个阶段,敏锐的及时发现危机,及时应对尤为重要。[1] 明星一旦爆发负面事件,微博的大V及网民会迅速关注评论转发,在短时间内可能会爆出更多的负面新闻导致明星的名誉进一步受损,因此抓住危机公关黄金四小时对艺人形象的补救尤为重要。

  在事情爆出4小时内,王源立马发博道歉,表示自己做了错误的示范,会承担相应的责任并接受处罚,今后一定后更加注重自己的言行。从事发到发博道歉,王源团队把握住了黄金公关时间以真诚的态度发布公告,并及时去有关部门接受处罚以期解决问题。此种做法不至于让舆论产生一边倒的局面,并且事后有关部门对王源认识错误的良好表现进行赞扬加入第三方的声音,此次危机事件王源的公关团队时刻保持清醒,处于中立把握着话语权。有了媒体与第三方的认可,王源的声誉并未受到持续性的损害,仍维持正常的通告活动。[2]

  由此可看出王源的公关团队深谙危机公关的5s原则,“承担责任、真诚沟通、速度第一、系统运行、权威实证原则”[3]。公关及时反应、王源主动承担责任、认识错误态度良好并得到北京市朝阳区的认可使王源的声誉没有进一步的受损。

  WEB2.0时代,网络用户在社交媒体上的互动,互联网与人际传播结合,人人都是一个节点向外传播内容,大大的消解了大众与明星之间的时空距离。明星在微博上分享自己的私生活以拉近与粉丝的距离,提高知名度,生活中的私事很大程度上满足了公众的窥私欲,因此格外受到“粉丝”关注。

  桑德沃斯认为“粉丝与他们的所好对象之间是一种自恋性的自我映射,所好对象是粉丝的自我延伸。”粉丝会选择与自己偏好一致的明星作为偶像,寻找自己与明星之间的共同点然后投射到自己身上,最终获得一种心理满足感。[4]在确定偶像后,粉丝往往会聚集成一个群体(又称粉丝后援会),这个群体会有专门的人员管理,每一个人都有共同的信仰——他们的偶像,粉丝在后援会中具有归属感和认同感,同时也会有一种群体压力促使群体内部成员主动地去维护自己的偶像。

  在王源吸烟事件中,存在许多王源的粉丝为王源的行为进行辩解,这表面上是在维护爱豆,实际上是粉丝在维护自己的价值,维护自己内心所构建的完美偶像形象。粉丝们不敢去质疑偶像,因为到头来是在质疑自己当初的自己。

  我们或许会说抽烟没什么大不了但是王源作为一名国家打造的青年偶像代表,就应当具备偶像的自我修养。可是从源头来看,我国的饭圈对于流量明星的限制太过松懈,从违法的柯震东到艺德低下的pgone、张云雷莫不是如此。饭圈并未对偶像进行过多约束,在偶像违反法规甚至违反法律时粉丝仍无条件的纵容,包庇甚至当舆论批评偶像时,部分粉丝甚至反过来批判批评者。回想第一次王源和某男星两人在三里屯违规爬栏杆,之后王源道歉并保证以后严于律己,但是可以从评论中看到粉丝一味地谴责“狗仔”的行为使王源无路可走只有爬栏杆。王源的再次犯错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他没有认识到偶像品格、偶像责任的重要性,作为青年偶像王源的粉丝有很大一部分是三观正在形成的青年人,在全国提倡禁止吸烟的大环境下,在室内全面禁烟的北京,王源室内抽烟对青年人的行为指导有很错误的价值导向,因此从此角度来看王源此举却是有失妥当。

  舆论监督一词是我国特有的,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国外并没有这一对应的词语。我国在网络出现以前,都是通过传统媒体来行使舆论监督职能的,自从互联网出现以后,网络也逐渐的承担起了舆论监督的职能。网络舆论监督是公众借助网络形成舆论进行监督的行为,极大地提升了公民的话语权,也是舆论监督的新形式和重要组成部分。 [5]

  在此事件中不仅王源本身受到了网民的监督,王源所在餐厅因王源抽烟一事同样受到关注。有网友在评论下质疑餐厅是否粘贴禁止吸烟的标识、是否及时劝阻客人吸烟并@平安北京。随后北京市朝阳区卫监部门对餐厅进行执法检查,发现餐厅内并无禁止吸烟标识,也没有相应的禁止吸烟制度,违反了相关要求,朝阳卫监责令该餐厅限期整改。

  网络舆论监督的高效性由此可以体现,但是网络监督事实上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它可以监督公共政府职能有利于国家的正常运作和社会的健康发展,如江西“29岁女行长挂职副县长”事件,公众的质疑推动了九江银行成立调查组对此事件的调查;另一方面网络舆论监督也可能会出现网络暴力的风险,在近年来的许多热点事件中都发现了网络暴力的身影,如前期发生的“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公众想要弄清楚事情的却在不知实情的情况下恶意辱骂女司机,给女司机身心健康造成很大损害。

  舞台上的明星们一举一动都活在聚光灯下,甚至在生活和网络虚拟平台上都有大批公众“关注”。在WEB2.0时代,信息在微博舆论场下爆发、迅速蔓延、发展,因此及时的掌握微博舆论走向是明星公关团队必备技能之一。而我认为明星的人设短期看来对明星的流量与知名度有很大提升,但从长远角度来看不符合自身性格的明星人设最终会导致作茧自缚。因此明星应当敢于打破道路,脱离人设;公众应认清事实,树立正确的价值观,提高媒介素养;娱乐公司应摒弃“流量导向”的传播策略。与此同时作为网民的我们更应当理性看待事物发展过程,提高媒介素养,做一名合格的网民。[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