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舆论监督 >
浑南五三街道和正大社区领导的职务、姓氏为啥
发布时间:2019-03-02 14:04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每个月能得到80元的重度残疾人护理补贴,让浑南区家有重患老伴儿的刘先生非常感激党和政府,可是最近因为正大社区干事的两次上门,让他有些担心,他担心老伴儿的病情会加重,为什么呢?

  刘先生说,老伴儿是喉管切开的植物人,免疫力低,而社区干事拿着报纸在老伴儿床前枕头边拿相机拍照认证生存状态方式,他接受不了。

  对此,《连心桥》记者从沈阳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和慈善建设促进处邹军川处长那里了解到,按照沈阳市民政局、沈阳市残联和沈阳市财政局联合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好困难残疾人生活补贴和重度残疾人护理补贴发放工作的通知》规定:

  对于补贴对象要实行动态管理,市民政局、市残联和市财政局不定期进行检查和督导;区、县(市)民政局每半年至少抽查一次,抽查比例不低于50%;街道办事处(乡、镇政府)每季度重点核查。

  而对于困难残疾人生活补贴,因为低保和低保边缘户是其中一个必要条件,所以按照《沈阳市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实施细则》的第二十八条规定,社区委员会或者是村委会应当每月对辖区内低保家庭人口、收入和财产状况进行核查,并向街道办事处(乡镇人民政府)反馈。

  5月7号上午九点十分左右,记者拨打了号码为2366 6315的浑南区五三街道办事处民生科(该科室名称是此后正大社区男领导无意中向记者透露的)的电话,一位女人民公仆接听了记者电话,对方告诉记者:

  因为责任大,担心补贴款落实不到真正有需要的人,所以每个月都要动态管理进行核实,但是对于特殊人群,街道跟社区工作者也有过交代,可以家属拿着报纸或者视频,只要是能证明这个人生存状态,不一定要社区工作者月月拿着报纸去拍照片。

  听着街道办事处这位女同志介绍的清楚明白,而且特殊情况可以特殊处理,但是当记者想要了解一下对方职务和姓氏时,却被告知“正常情况下不接待采访,需要通过行政办公室,既然问题都解答了,就不需要(透露部门、职务和姓氏)了。”

  街道干部接受采访不透露职务和姓氏,社区将会怎样呢?随后,记者拨打了浑南区正大社区号码为2319 5356的电话,一位女同志接听后表示马上找领导来答复记者。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和五三街道办事处民生科如出一辙,其下属的正大社区一位男领导,得知问题后,首先表态已经向五三街道民生科和纪委部门上报了刘先生家的特殊情况,希望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在不打扰居民正常生活的情况下,把工作做好。

  FM104.5 沈阳广播电视台新闻广播《连心桥》监制、主持人,沈阳市代表、沈阳市会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委员、沈阳市会申诉控告工作委员会顾问、市十三届青联、市教育行风监督员、市政府行政执法社会监督员、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社会监督员、市公安局警风警纪监督员,沈阳市不动产登记中心正风肃纪监督员。由其监制并主持的《连心桥》节目曾于2012年荣获“第二届全国广播电视民生影响力十强”。

  第一:发放重度残疾人护理补贴,进行生存状态认证,初衷和目的都是希望补贴款能够补贴到真正有需要的家庭当中,是为了把这块小蛋糕发放到位。

  然而问题是,人家植物人患者气管切开躺在那,免疫力很低,如果登门拍照的社区干事恰好感冒了,一进门就把铅印报纸摆在患者耳畔,刚举起手机拍照就连续三个大喷嚏,或者哐哐哐一顿咳嗽,你说人家亲属能不担心吗?!

  虽然文件和法律上没有明确规定该如何认证?但是作为执行者是不是考虑到了被补贴人的实际情况之后才进行的操作呢?浑南五三街道得琢磨一下,认证方式是不是只有一种呢?细节可不可以再修改或完善一下呢?比如说,请医生给出一个好办法,如何避免交叉感染,是戴上口罩,还是穿上防护服?我想还有很多其他的办法,办法总比问题多。

  第二:我想说的是,2366 6315,2319 5356,浑南区五三街道办事处民生科和正大社区的人民勤务员也好,领导也好,对于这一问题的基本表态和答复,还算可以,但是问题就出在了“媒商”上,暴露出媒介素养低下的问题。面对群众诉求,面对主流媒体、新闻单位的正常的舆论监督,表现出了令人遗憾的不自信。一个是最基层的政府,一个是居民自治组织,双双患上了“媒体恐惧症”。重度残疾人护理政府是给补贴的,“媒体恐惧症”可没有补贴,需要抓紧治疗,提升改进。

  不管是五三街道办事处还是正大社区,当记者自报家门后问询其职务姓名时仍然不愿意透露,街道办事处认为解决问题就行啦,你不用问我叫什么;正大社区则表示,没法核实记者的身份,所以我的职务和姓名要保密。——相信大家都能听得出,其实这些都是托辞而已。

  春阳这里想说,如果记者打的是个人住宅电话,问的是你的号,这种情况我认为你保密可以,但是记者在工作时间打的办公电话问的是职务和姓名,还要保密?先不说是媒体采访,即使是办事群众也有权对政府职能部门和居民自治组织的服务进行监督和打分,“问题解决就行了”,“要保密”这两种答复都是逃避监督、抗拒监督的表现。对公权力的运行有八种监督方式,媒体监督就是其中一种。

  关注我们《连心桥》节目的朋友都知道,从2016年年底以来,《连心桥》推出了两大原创品牌特色公益讲座,其中之一就是《连心桥上说媒商》。近两、三年以来,无论是以前的浑南区大学委会,还是今天的五三街道民生科、正大社区,面对群众关切和舆论监督都在媒商表现上赢得了公众用脚投票。看来,媒介素养偏低、“防火、防盗、防记者”在浑南区并不是个案,而是普遍现象,亟待高度重视并早日加以根治,不然将会与群众的期待相去甚远,将来可能还会闹出更大的笑话!

  2016年2月19日,习总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发表的重要讲话中指出:“领导干部要增强同媒体打交道的能力,善于运用媒体宣讲政策主张、了解社情、发现矛盾问题、引导社会情绪、动员人民群众、推动实际工作。”

  这是习总在历史新时期对领导干部提出的一项新希望、新要求,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和时代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