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热辣时评 >
时评:高中改学制不如转移高考动力点
发布时间:2019-07-30 03:21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全国“”召开之前,全国政协委员、武汉大学[微博]病毒研究所所长杨占秋经过对湖北、湖南等多个省市和多所学校教学实际进行了调查,发现整个高三年级就是复习、准备高考[微博],并不学习新的内容。因此,在全国政协会上提出高中学制设置应由现在的三年制教学模式改为两年制。(中国网3月12日)

  高中三年的课程,变成了两年“教、学”完成,这已经是全国各地高中教育公开的秘密,高三原本需要学习的课程,变成了“复习、答疑、周考、月考、模拟考”周而复始的循环中,以题海战术来应对各个知识点的复习、应考,高三的教学,严然演变成了高考的无数次“演习”。老师们整天研究讨论的是高考考什么、不考什么、怎么考;学生除了吃和睡,就是学习、做题、总结和归类学习、考试中暴露的问题,每人都制作“备忘录”、“改错本”。学校及师生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每天涨一分;人人都涨分;人人能涨分。分数,是学生、老师和学校领导层“安身立命”的法宝。

  作为高校老师,杨占秋不赞成“高中应试教育”这样的教育方式,给出的治理方法是缩减学制,把高三这一年的复习直接去掉,目的是避免浪费教学资源。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现实生活中往往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如实行了高中二年制话,全国各高中教育摆脱不了要“腾出”一定的时间帮助学生复习应对高考,那时只会加重学生的学习负担(把原本三年的学习课程缩至一年半甚至更短的时间)。

  首先,从一个家庭来看,家长[微博]对于子女的教育愿望往往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在现行的教育制度下,家长们“不顾一切”地把子女送入“最好”的高中学校“苦读”,目的是与全国众多学生竞争,抢占北大清华[微博]及一本、二本学校的一席之地,为他们“设计和规划”高起点的人生起跑线。在高考中争取更高更好的分数,家长比学生的动力更强烈。

  其次,从行政管理来看,高考升学率已经是地方各级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政绩观”的生动体现。一个学生的高考分数,已经不只与这个学生相关,更多的则是显示老师业绩的依据,是这个班级、这所学校以及当地政府的荣誉,是学校、政府行政领导的“政绩”。高考早已不仅仅是学生个人“奋发图强”的动力,而是各级各部门树立政绩的最大追求。

  然而,从社会发展来看,一个民族的发展,一个国家的富裕强大,需要的是无数的创新人才、是众多科学家、文学家及思想家等等的不懈努力,而不是一个个考试尖子,甚至考试机器人。全国高校特别是重点名牌大学,在各地的招生数是一定的,无论各省市自治区的学生如何地刻苦用功复习应考,竞争只是在本省内的分数竞争。高考,与其说是学生之间的竞争,不如说是各市县各学校荣誉的竞争。

  因此,学校教育对社会有贡献,只能是从素质教育出发,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人才,才是最关键、最迫切的需要和追求。对于现行的高考制度来说,最佳的改革方案和措施是:改变当前家长、学校和行政部门对高考功利性的追求动力,转化为学生个人人生的追求动力。具体来说,就是各省市自治区,不再用升学率来衡量地方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的政绩,不再给予老师和学生应考压力,而是强化学生学习科学文化知识、提高本领为内生动力。

  其一,淡化高考政绩观。高中教育是在九年义务教育基础上进一步提高国民素质、面向大众的基础教育,高考,不应是地方政府、学校及老师“谋取”政绩的工具。因此,在对待高考的方式方法和态度上要有创新和改变,例如:各校不再集体组织高三学生参加高考,而由学生个人以社会个体的身份报考,以此来淡化学校、地方行政部门把高考当作政绩来体现。如当前的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制度,应考者的背后没有任何机构或集体去推动,只是应考者本身为提高学识或学历而主动参加的考试。

  其二,学校的教育,重点在于培养学生的综合素质。《国务院关于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决定》明确强调高中教育要使学生树立正确的“三观”、具有与法制意识,以及终身学习的愿望和能力。因此,高中教育应是注重学生素质的培养,在教育学生掌握适应时代发展需要的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的过程中,促进学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所以,当前的高中教育,还是要回归到“高一至高三各阶段正常的学习课程”上来,而不是缩短高中教育的学制。

  说到底,理性地对待高考,关键在于地方政府及各部门、学校对待“政绩观”的正确认识,把应考的动力从家长、学校及社会的期盼,转为学生个体的内生动力。那么,素质教育的“春天”必将降临莘莘学子们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