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热辣时评 >
相关新闻
发布时间:2019-06-28 21:03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凭借强大的明星阵容,《有一天》成为了国内有史以来关注度最高的一部公益电影。周迅斯琴高娃张涵予韩庚十二位大牌明星,演绎了九个关照弱势儿童的小故事;前后拍摄共900天,所有明星零片酬,华谊兄弟零分账,一张电影票只收五块钱(用于补贴院线放映成本);没有捐献票房的许诺,没有捐款捐物的号召,影片所传达的理念朴素而简单关注就是力量,孩子们需要的只是一个眼神,让他们不再感觉自己是一个小怪物。

  作为一部不以盈利为直接目的的公益电影,《有一天》能够搬上大银幕自然要突破重重困境,首先制作成本就是很大的一关。据了解,该片的首批资金来源于时尚女王苏芒张罗的一台慈善晚宴,对于动辄投资几个亿的华谊兄弟来说,出品一部资金有限的电影也算是一个特殊的挑战吧。也正是由于资金的问题,影片中九个独立的短片也都只有普通微电影的制作规模,虽然有十二位大明星零片酬出演,但创作团队也并不是华谊所习惯的那种顶尖大咖,九个短片分属九个青年导演,而这些导演们的水准也确实是参差不齐。尤其是把这么多短片集中在一起播放,就难免会让观众产生比较,随后便高下立见了。然而这也是国内院线中少见的放映模式,观众能坐在影院里花五块钱当一回“慈善微电影大赛”的评委,也还是个不错的体验。

  在这九个导演中,知名度最高的恐怕要数叫兽易小星了。他执导的短片名为《独唱乐团》,讲述的是一群聋哑儿童参加歌唱比赛的故事。在这个短片里我们可以看到红遍全网的王大锤,还有讽刺“好声音”中不比歌声只比惨的桥段,确实都是易小星惯用的手法。美女导演田原则在《看不见的画》里把韩庚、熊乃瑾拍得十分清新脱俗,对盲童作画的镜头表现也充满童真,整个短片一看就是出自一个文艺女青年的手笔。

  不过,全片看下来还是李睿珺执导的《礼物》最见功力,短片以两个裕固族小男孩为视角,表现了这一古老民族文化的逐渐消逝。片中咏梅的表演完胜其他所有大明星,也只有她不是打扮得漂漂亮亮吹一会儿空调煽一会儿情便草草了事,裕固族语言和牧民妇女造型都非常到位。比如这样一个镜头:咏梅骑着骆驼在沙漠中款款而来,背囊里装满了公公每天输液用的药,这个画面粗粝而充满温情,比那些都市男女的浮躁烦恼要深刻而高级太多了。

  说到演员方面,周迅和斯琴高娃的飙戏还是颇为精彩的。在最后一个短片《太阳会飞》中,周迅饰演的是在“太阳村”中长大的一个孩子,这个“太阳村”是一个收养服刑人员子女的民间慈善机构,抚养这些孩子的是一个嘴硬心软的老人,也就是斯琴高娃饰演的张奶奶。张奶奶多年来养大了许多犯人的孩子,见惯了人间冷暖,一句“别叫我张奶奶,我没你们这么多孙子!”震慑力极强。周迅也在这位戏骨面前表现出了隐忍而有力的表演功力,随着她演唱的片尾曲《给小孩》缓缓响起,也算是给这个公益电影画上了一个品质尚佳的句号。

  回到影片的拍摄初衷,《有一天》登陆商业院线,并不是为了要捧红这些新导演,也不是为了炫耀这些大明星的加盟,甚至不是为了创造票房神话占领商业市场,通过这部电影你可以了解到儿童肥胖症、失语症、先天性读写困难等罕见的疾病,也可以看到被拐卖儿童和服刑人员子女们的真实生活,每一个短片里的孩子们都用他们的纯真流露出最自然的乐观与坚强,这是一股强大的内心力量。因此,即便这些故事会因为制作经费或影片时长等客观因素而出现各种小小的遗憾,但每一个弱势儿童的故事其实都可以拓展成一个非常好的剧本,如果电影创作者们真的能够静下心来描述真实世界中的这些角落,而不是一味地在某些热门话题上寻求出路,中国电影或许会有一个不一样的未来。

  12月18日,范丞丞和李晨受邀出席在北京举行的颁奖活动。虽然两人并未公开同台,但台下亲密小互动,还是被镜头记录了下来。

  12月26日晚,电影《来电狂响》在北京举办首映红毯,影片监制张一白、导演于淼、编剧李潇以及主演佟大为、马丽、霍思燕、乔杉、田雨、代乐乐和奚梦瑶集...

  为献礼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电影频道于2018年10月26日—2018年12月28日推出《今日影评·鸿论》电影文化访谈系列节目。《今日影评·鸿论》由清华大学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