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热辣时评 >
网友说话:时评界为何怨声载道
发布时间:2019-11-20 16:09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不过,笔者发现,最近时评界发生了一些可喜的变化,就是时评人开始进行自我审视,也研究起时评来了。从现象上看,人民网“网友评‘时评’”栏目里仅7月份后半月就增加了6篇新稿(另外还有散见于媒体上的相关文章数篇,在此不一一列举),而从2002年10月到今年7月中旬近10个月的时间里只发表了相关稿件2篇,足见时评人对时评的关注程度大为提高。从该栏目建立以来发表的评“时评”作品看,当前可以称得上对时评强烈关注的第二个时期了,第一个时期是去年的9月份,从9月11日到30日共发表评“时评”文章7篇。笔者无意分析时评发展的基本历程。而是想就近期时评界出现的一个新迹象发表一些个人看法,以就教于各位时评前辈。(说明:“新迹象”是对我来说的,也许这早已是个老问题。不过也无妨,那就听听新作者对老问题的看法吧)

  最近的时评界,给笔者的一个最深刻的印象是,无论编辑还是作者,无论初写者还是老写手甚至是时评名家,都有一股怨气:编辑的怨气一方面是因为“不自由”,想发的稿子发不了,条条框框太多,本来组好的稿,主管部门的一个电话,就要前功尽弃,另一方面一些不守规矩的作者,要么直接从人家那里“拿来”,一字不动挂上自己的名号,要么是同城多投,搞得编辑非常尴尬难堪。

  作者的怨气主要来自时评的时效性太强,八股之气太浓,遇到一稿多投与一稿多用(主要是指媒体转载而不尊重作者权利)的矛盾之中,自己信守规矩,别人却不信守,媒体却不信守,总感觉心里不平衡,为什么人家可以一稿多投,媒体可以一稿多用,我不可以一稿多投呢?最后不得不违心地随波逐流。还有就是对编辑之间的相互“关照”十分不满,你的版面上发表我的稿子,我也在自己版面上发表你的文章,编编相护,礼尚往来,不亦乐乎。

  在作者中,初写者的怨气与名家大腕的怨气也不尽相同。初写者总是责怪编辑“认人不认稿”,同写一个话题,同投向一家媒体,最后名家的稿子发表了,自己的稿子却被“枪毙”,不服气!可是,名家的怨气却恰恰相反,反而责怪起编辑的“情绪”来了,认为编辑“喜新厌旧”,偏重于推出新人,而对名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感到时评变了味。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方面的怨气,笔者不一一道出。那么,为什么年轻的时评界会怨声载道呢?笔者冒昧提出自己的看法。认为,时评界的不成熟正是这些怨气产生的根本原因。

  首先,时评界外部环境的不成熟。依笔者理解,时评就是时政评论、时事评论,它是一种敏感性较强的文体,时时担心触到“敏感神经”是编辑和作者共同面临的一大难题,且这一难题是暂时无法求解的。由于这一难题的存在,编辑必须保证所发的时评四平八稳,没有风险。有一次笔者写了一篇农民问题的评论,某编辑回信告诉我,本报对涉农素材抓得很紧,几乎没有通过的可能,结果可想而知。这样以来,就可能造成观点尖锐、有见地的文章不能发,而平平庸庸的文章却能顺利通过。如果不了解其中“奥秘”,作者自然会对编辑产生怨气。

  其次,时评对媒体的作用还没有被充分认识,至少是认识不到位,这也是影响时评界成熟的一个重要方面。笔者也注意到,开办时评栏目的媒体在全部媒体中所占的比重还非常小,有的虽然设有时评栏目,但也存在版面空间小、刊发次数少的问题,象南方都市报一样每天都有时评版的媒体几乎没有第二家。其实这跟媒体对时评的认识不足有关,最近有人撰文指出,新闻时评可以彰显媒体个性。笔者早就认为,时评是报眼。因为它替百姓说话,它能说百姓想说的话,因此必然受欢迎。

  第三,时评界内部的不成熟也是重要原因。从编辑来看,据我所知,有几家媒体的编辑是铁面无私的,确实是认稿不认人,但也有一些媒体的编辑确实是只认名家,只认朋友,只认同行。有些编辑对作者不够尊重,也是产生对编辑怨言的不容忽视的因素。

  从作者来看,多追求时评的时效性,而在深度上挖掘不够,追风和赶时髦现象严重,没有自己的特长和固守的领域,不管自己是内行还是外行,看到话题就想评论一番,结果只有有广度又没有深度,文章没有生命力。因此,有的作者写了一段时间的时评之后,突然感到自己厌倦了,不知该如何向前走,总觉得没有成就感,自己似乎成为撰稿赚钱的机器。笔者预计,时评界必须来一次重组,不应人人都是多面手,而应该形成专业性时评家,这也是时评界成熟的一个重要标志。笔者注意到专写经济时评的刘以宾先生几乎很少涉猎经济以外的领域,晏扬擅长教育时评,这使得他们的时评有深度、有独到见解,给人以启迪。可以说当前的时评界还没有形成这样的局面,时评作者还没有这样的自觉性和自律性。

  至于名家的怨气,笔者认为他们首先应当正确评价自己,也正确评价别人,应该多一些理解,如果居名自傲,看不起新人,自然心理就不能得到平衡,怨气便油然而生。建议一些名家多眼睛内视,反思一下自己是否存在思想僵化、模式固定的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