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热辣时评 >
当下时评的七大弊病
发布时间:2019-10-20 18:46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看时事评论的历史,常被历史上那些对推动变革和进步起到很大作用的思想争鸣和交锋所触动,评论家在报章上针对一个问题你来我往,表达不同观点。这种观点交锋和思想讨论不仅活跃了氛围,促进了思想交流,更促进了社会共识的形成,毕竟,有争鸣才有共鸣。理性的观点讨论不仅不会撕裂社会,反而会在各抒己见中向公众呈现不同观点,在观点竞争中提升社会的认知层次。比如当年媒体上的问题与主义、科学与之争。

  可放眼当下的场,虽然媒体平台越来越多,新媒体自媒体也提供了充分的表达渠道,但场上很少能看到过去那种围绕某个话题的理性辩论,而多是斯文扫地、乌烟瘴气、传播负能量、拉大对立的各种“撕逼”。

  在传统媒体上,多是各说各话,保持着“不批评其他媒体观点”的默契。记得有一次,我撰文批评某媒体的评论观点,那家报纸的总编非常不满,在微博上批评我“违反了媒体间不相互攻击”的传统,抱怨说“相煎何太急”。媒体上有时也有一些观点讨论,但多是不痛不痒的伪争论,同一版面为了体现平衡,刊登一篇角度不同的评论,算不上争鸣。即使有观点交锋,一两个回合就停止了,有的是觉得浪费版面,有的则是缺乏辩论风度而走向人身攻击。死气沉沉,媒体怕惹事,缺乏争鸣氛围,编辑怕多事,缺乏设置议题的能力,作者没有讨论的雅量和耐心,整体的辩论能力在退化,没有形成“用观点说服对方”的辩论规则和习惯。

  微博上的辩论倒是时时都在发生,但140字的短交流之中,很难形成理性的交流,最终也多沦为互贴标签的掐架,你骂我五毛,我骂你公知,你骂我汉奸,我骂你愤青。甚至一些评论员,在碎片化的表达中养成了惰性,也沉浸于这种无聊的微博口水战,宁愿陷入喋喋不休的骂战,也不愿把观点写成长文章进行文人式辩论。微信的出现并没有改变这种情况,而是加剧了立场和观点的封闭,各自退回到自己的朋友圈中抱团取暖,在有着相同立场和观点的圈内群内强化固有的偏见,由于缺乏理性的交流,很容易走向偏执和极端。

  缺乏辩论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近年来暴力评论的干扰,这些评论以真理自居,根本不讲理,粗暴挥舞着和道德大棒,动辄对不同观点上纲上线,动辄将反对的声音污名为“抹黑”或者“”。评论中没有论据,没有逻辑,没有耐心的说理,只有盛气凌人的口号和让人生厌的各种帽子。当这种不讲理的暴力评论盛行的时候,就没有交流了,讨论和辩论的热情都被压制和窒息了。

  国庆黄金周后曝出一系列很有冲击力的新闻照片:青海湖景区面临垃圾污染,蓝天白云下,清澈的湖边成堆的垃圾非常刺眼。每年的黄金周后都会有这种新闻,每次都会激发一波对国人文明素养的反思与批判,以致形成了这样的思维定势,一看到垃圾就条件反射般地批判国人文明素养。

  其实,这种现象有很多可以分析和追问的角度,比如:1.游人不文明乱扔垃圾。2.景点缺管理,光顾收门票不顾清理垃圾。3.破窗效应,一点点垃圾不被清理时,后面的人会受到暗示都去扔垃圾,别光谴责游客,好文明需好管理的引导。4.青海湖门票钱都去哪儿了?我想,从后面几个角度去追问和分析,会比单纯地批判国人文明素养差要深刻得多,更触及深层次的问题,当然,追问景点门票的去向和垃圾管理问题,也更可能让问题得到解决。毕竟,垃圾管理可以追到具体的责任人,使具体责任人在压力下去解决垃圾围湖问题,而抽象地批判无名的“游客”,空谈“文明素质”,没有人会感受到道德压力,每个人都会扮成从不扔垃圾的高尚的人,对着想象中的乱扔垃圾者吐口水。文明素养之所以成为一个老大难问题,跟这种空洞的批判反思而缺乏有针对性的具体考问有很大关系。

  放眼媒体上的评论,基本上都是这种缺乏深入思考、缺乏从不同角度提出独到思考的同质评论。发生了一件事后,各大媒体投稿邮箱中收到的稿件,90%以上的同题来稿的角度是同质的,这种同质化的评论,从标题就能看到观点,看第一句话就知道后面怎么说,让人觉得缺乏营养和附加值,读不到让人眼前一亮、有所收获的东西。

  评论之所以同质化,有很多原因:其一,评论者缺乏知识的更新和思想的提升,写着写着把自己写空了,视野狭窄知识有限,无法指望一个认识浅薄的人提出什么独到看法。其二,评论者具有思维惰性,一看到某个话题就想到某个角度,然后立刻动笔追赶时效,而没有耐心尝试从其他角度去多思考几分钟。其三,只看新闻标题就作判断,而不去仔细阅读新闻和其他相关报道,自然只能作出和标题一样肤浅和表象的判断,而进入不到新闻的细节和问题中,无法深入。

  看到一篇评论的题目《完善法制环境是治愈人际冷漠的“秘诀”》,我调侃说:呵呵,完善法制环境,是治愈中国任何社会问题的秘诀,可以将“人际冷漠”替换成任何一个社会问题,不是吗?这分析用在任何问题上都能说得通,这种正确而无用的废话,说了可能等于没说。

  这种标题和话语腔调,就是让很多读者诟病的时评八股腔。叶匡政曾撰文《时评已经成为一种脑残文体》,矛头指向这种八股腔,这篇引发评论业界讨论的文章中称:这类时评还有一个特征,就是味如嚼蜡,不仅语言枯燥,观点亦是人云亦云,只不过张嘴说了点能放在台面上的瞎话。作者举例说:假如媒体明天曝光说,某个女人长得难看,时评家们后天一定会跳出来大发议论,所使用的脑残逻辑无非以下12种:1.邻居家的女人长得更难看,你为何不曝光?2.她虽然有点难看,但她善良纯线.请拿出具体的整容意见来,让我们共同努力让她变得好看点;4.还是有进步的,比去年长得好看多了;5.这是极少数人想歪曲,是别有用心的煽动,究竟有何居心?6.心理阴暗,连女人长得难看也要曝光;7.她是伟大的中国女性,你站在谁的立场上说话?再难看我们也不能嫌弃;8.这是极少数的,绝大多数中国女人长得都很美丽;9.这是谣言,我负责任地说,她长得很好看,希望媒体能客观报道;10.她还处在初级发育阶段,长大一点会美丽绝伦;11.要有点历史眼光,她长得非常有中国特色,你没有欣赏眼光;12.没有一个人是长得十全十美的,大家无权说三道四。到此为止,一轮时评热潮结束,大家很快地又扑向了下一个热点。如此这番又来一轮,一年年就这么过去了,思想依旧在原地踏步。

  叶匡政批评涉及的只是思维八股的层面,其实时评语言和形式的八股更加严重。时评作者经常批评官员的官话套话大话,可很多时评中的套话、大话、空话、瞎话和“然并卵”的正确废话一点儿不比一些官僚讲话的党八股弱,生搬硬套硬凑排比句,面面俱到硬凑三点四点,滥用辩证法什么都一分为二,灾难文艺腔的挺住、坚强、不哭,思维贫乏语言干瘪的最美、最帅、最牛,充满宣传腔的点赞、鼓掌、叫好,张口就来的彰显、折射、暴露,自以为流行却已无比滥俗让人反感的醉了、蛮拼、伤不起。

  这种八股评论也很容易陷入“为骂而骂”的中国式乱骂,使时事评论带有十足的民粹情绪色彩,最终沦为一堆情绪:房价高骂开发商;看不起病骂医院;治不好病骂医生;上学贵骂大学;大学沉沦骂知识分子;产品不合格骂代言人;航班延误骂航空公司;道路拥堵骂车多;影视剧不好看骂导演;看不到新闻骂记者;贫富差距大骂改革;道德沦丧骂金钱;出现扶老人被讹诈个案骂老人;动不动就“不转不是中国人”。开口就是作秀,闭口就是炒作,以为骂就叫评论,评论员就是要骂,而不问骂得对不对,有没有说服力,有没有骂到点子上。一个朋友说得好,道义不等于道理,一味骂人的背后是智力的懒惰。这种为骂而骂的评论,也见证着时评作者批判能力的退化。

  如今很多媒体和机构在合作搞大学生时事评论大赛,这是好事,可激发大学生关注时事、参与时事的热情,鼓励他们热衷表达、学会表达,也可给评论界培育新人,给陈旧的话语体系吹来清新活泼之风。但令人担心的是,可能八股评论看多了,很多大学生的评论也沾染上那种面目可憎的八股腔。

  笔者分析这些时评弊病,并不是批评同行,而是自我警醒,这些毛病在我自己身上可能也不知不觉地存在着。时事评论矛头常指向别人,也需要评论人共同体的自我反思,以便形成更好的评论生态,促使评论这一文体在这个大变革的时代更好地发挥议题设置、引发思考、影响时事、推动进步、启蒙思想的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