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热辣时评 >
新华网--江苏频道
发布时间:2019-04-16 17:54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WTO的幽灵在我们身边徘徊。这个如今日益频繁出现的字眼,给世纪之交的中国带来了无尽的话题,不仅关于平等贸易、市场开放、法律和信用,还有一种与之俱来的文化理念。

  面对WTO,人们更习惯于从利弊分析的基点出发,揣测着各种可能发生的大事小情。但很少从文化的层面与WTO进行深入的交流。一位专家不无感叹地说:“人们或许只能在即将发生的各种碰撞中去感悟,WTO那浩如烟海的条文中无处不在的灵魂。”

  WTO带来了机遇与挑战,尽管人们总是在强调机遇大于挑战。但是“狼来了”仍然是许多人面对WTO的真实心态。

  应该看到,在世界贸易组织140多个成员中,目前经济实力最强大的美国也是在冲破“日不落帝国”英联邦的贸易壁垒中崛起的经济体。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20世纪中后期民族国家的风起云涌以及技术的高度发展,共同对WTO规则的确立做出了贡献,其中当然也包括中国的重要贡献,尽管我们刚刚加入世贸组织。

  非歧视性、市场开放以及公平竞争等原则,不应该仅仅被看成是某种法律和贸易规则意义上的存在,以布雷顿森林体系为渊源的WTO,中经半个多世纪的创建、冲突、交流与发展,在为国际贸易和经济全球化提供规则和推动力的同时,更反映并成为现代世界广泛接受的文化认知。

  江苏省一家金融企业经理人带着对人才流失深深的忧虑说,外资企业资金和技术实力远远高于国内企业,其高级雇员的年薪高出我们十几倍,我们感到无能为力。

  南京市一家生产机床的企业经理则泰然自若地说,“我们的产品是劳动密集型产品,利润低,国外企业不会进入,加入WTO对我们几乎没有影响。”

  一家软件企业的负责人对市场开放则另有一番理论。他认为,外国软件虽然技术上的竞争力强,但不一定适应中国市场,国内企业和国外企业的资源配置不一样,国内企业有许多“标准”、“规则”之外的“软件”,这是外国软件的弱项。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

  劳动力价格低并不是一件好事,人才也不是靠单纯的高薪获得的,国内一些企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之所以还能有生存空间,主要是由于我们落后造成的,在这样的条件下,我们不会有光明的前途。

  对于从计划经济体制走出来的中国市场,我们最缺少的不是技术、资金,也不是人才,而是思维和观念的更新,以及有利于创新的自由氛围。

  全国现在有数不清的“开发区”、“软件园”、“硅谷”、“光谷”。这都是一种物理的概念。我们今天要发展的不是这种物理的东西,而是要发展一种文化,一种学习性的经济群体。我们当前面临的最大障碍是思维、观念的落后。发展的原动力来自何处呢?是一种创新的活力,创建一种文化、一种氛围比建立基金,比R&D更重要。我们越来越需要交流,更需要自觉性。

  当我们在理性的指引下,越是感到成为一个共同体的一部分,继续发展的可能性就越大。而一个在盲从和故步自封的统一体和集合体的模式下,我们将长期在原始的丛林中踯躅。

  我们一直在反对地方保护主义,但冲破各种“土围子”、“土政策”,首先应该冲破的是旧的观念,需要每一个人作出自觉的努力。

  我们越来越多地听到有关“合作”、“伙伴”、“共赢”的字眼。在那种目的是追求用某种方式分配数量有限的利益,甚至可能日益减少的财富和权利的过程中,人们之间的关系只能是冲突性的。在一个封闭和停滞不前的系统中,谈合作和共赢是欺人之谈,所谓合作,只能是寻求某种暂时的平衡。

  合作、伙伴、共赢是与开放的、蓬勃发展的世界紧密相连的。我们这个蒙受无数苦难和充满争执的民族在不知不觉中度过了一个短暂的、若有所思的历史阶段。今天的世界正在从根本上改变发展方向,传统封闭系统的平衡过程开始让位于开放系统持续不断的创新过程。

  WTO是世界文明的一个重要结晶。其提高生活水平、充分就业、提高收入和有效需求,以及普惠制体现的宗旨和原则,并非一种冠冕堂皇的外交辞令,而这恰恰是如今许多面向WTO的国内视角最容易忽略的东西。

  当我们为迎接WTO带来的挑战而日益重视“技术”的同时,还必须看到,社会进步的根本标志不是技术的发展,而是人的发展。我们必须回答这样的问题:是否将技术、经济、组织因素建立在人的发展基础之上了呢?

  中国对WTO各成员最大的吸引力就是中国为世界经济发展提供了一个十分广阔的市场空间。中国加入WTO意味着,这个空间不是我们独自拥有的,而是世界市场空间的一部分。中国经济究竟能发展到什么程度,在相当程度上取决于所有致力于中国经济发展的人是否意识到,这个空间并不是WTO带来的,也不是新技术带来的,而是所有中国人对维护自身尊严和生命价值持久延续的强烈追求所带来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