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热辣时评 >
北青报:杜牧墓遗址成菜地 “文物太多”惹的祸
发布时间:2019-01-09 15:25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一代大诗人杜牧可能也未曾想到,自己死后千年,自己的墓地会变为菜地。文物被毁再难复原,多少文化瑰宝就这样被毁灭殆尽。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这些脍炙人口的诗句都出自晚唐著名诗人杜牧。11月25日,中国唐史学会专家学者和记者赶到杜牧墓遗址时,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这里只是一片低洼菜地,7米多高的墓土已被挖尽。专家建议,将杜牧墓封土恢复起来,并建一个纪念馆。

  “孤坟三尺土,谁可为培栽?”这是杜牧晚年奄奄一息之时写下的诗句,大意是说,自己死后,有谁会给自己坟墓上培上三尺新土呢?没想到千年之后,此诗竟一语成谶,杜牧在故乡长安的长眠之地成了一片低洼菜地,而且常年与垃圾、猪圈、粪便相伴。被推崇备至的一代大诗人、大散文家杜牧之墓址,竟沦落到这种破败荒凉的境地,令人唏嘘不已。

  在文物保护界,杜牧墓遗址的遭遇可谓一桩令人痛心疾首的典型丑闻、惨案。作为一种传承历史文脉的重要载体,名人故居和墓地具有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文化价值和史料价值。正因此,不少地方拼命争夺名人故居或墓地,甚至争夺神话传说、文艺作品中虚构人物的“户籍”。那么,货真价实的杜牧墓遗址为何未得到应有的珍惜?难道真的因为文物古迹太多了,保护不过来?

  今年3月16日《文化艺术报》刊文关注杜牧墓处境,这篇报道透露,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杜氏家族墓只是被确认为“文物点”,按照专业严谨的称谓,应该是“尚未核定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的不可移动文物”。也就是说,杜牧墓尚未达到保护的标准要求。理解了这一点,或许能更真实地体会杜牧墓的特殊遭遇和命运。

  杜牧墓位于西安,西安古称“长安”,是著名的世界历史文化名城,与开罗、雅典、罗马并称为世界四大文明古都。老祖宗太慷慨了,给西安留下了不计其数的历史文化财富,据称,仅载入史书的历史文化名人就有一千多人。据报道,作为“天然历史博物馆”,西安有世界文化遗产6处,文物点3246个,各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392处,各类博物馆131座,像杜牧墓这样的一般不可移动文物更多。

  在历史文化底蕴上,西安的确有“逞富摆阔”的先天资本和条件,但历史文化再悠久,文物古迹再丰富,如果不知道珍惜和爱护就不对了,老祖宗留下的文化财富再多,也禁不起如此这般任性怠慢。和那些没有名人墓地而争抢乃至硬造名人墓地的地方相比,西安守着杜牧墓遗址却让其变成一片荒凉的菜地,实在令人可惜和遗憾。西安有“一城文化,半城神仙”之说,但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粗暴对待给城市带来了无限荣光的“神仙”。

  无论是一千多年前的长安还是今天的西安,这座城市都应该有杜牧的一席之地,因为杜牧已成为这座城市不可分割的部分,已成为一种巨大的历史文化存在。不管杜牧墓是否存在,也不管建不建纪念馆,杜牧及其诗文都将永远流传下去恩泽后人。无论有什么具体的原因,也无论出于什么样的考虑,我们都不能一边喊着保护传统文化,一边却任性怠慢传统文化。事实上,杜牧墓的处境何尝不是文保领域的一个凄凉而又充满讽刺的缩影?

  在网络场,这则严肃的文保新闻竟平添了几许八卦色彩,有喟叹的,有愤怒的,有戏说的,也有调侃的……一时间杜牧刷屏,各种仿诗满天飞。网友围观新闻事件的心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跨越千余年,杜牧和他的诗文依旧活在国人的心里。就凭这一点,当地也应保护好杜牧墓遗址。保护城市历史文化遗产,留住城市文脉和乡愁,还有比实体墓址更好的载体吗?

  从某种意义上讲,对当地居民普及墓地主人的相关文化常识,唤起他们的保护意识与实践,本该是当地文物保护部门的职责之一。

  据《华商报》报道,11月25日,由中国唐史学会和某集团主办的“杜牧墓保护研讨会”在西安举办。当专家学者和记者赶到杜牧墓遗址时,发现此地已变成一片残败荒凉的低洼菜地。本来是要共商墓地保护,结果发现墓地已变菜地。这样的现实,颇具讽刺意味,也让人增添几分无奈与唏嘘。

  其实,说起来,杜牧墓地确实经历坎坷,变菜地也有历史原因。据报道,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就有人挖墓土“给生产队饲养室垫圈”。而且,当时文物保护意识普遍不强,一些村民私自挖土盖房。这导致仅在一两年时间内,7米多高的墓土便被挖尽。如今冢的中心只遗留下一个方坑。

  如果说,以往挖墓土对杜牧墓地造成的破坏,多少有些主客观因素影响,尚情有可原。那值得深思的是,为何时至今日,在倡导复兴优秀传统文化成为全社会共识的今天,在积极抢修破损文物已成为很多地方自觉行为的眼下,杜牧墓地仍然在遭受新的创伤?

  网上有种说法是,“陕西文物、遗址太多,保护不过来”,这固然是一种调侃,透着股抑制不住的文化认同与自豪感,但这不能成为当地文物保护等部门推卸责任的借口。一方面,越来越多的文物出土,越来越多的遗址被发现,这要求我们必须下更大力气去保护。另一方面,唐诗是我国璀璨的文化珍宝,即便在灿若星辰的唐朝诗人里,杜牧也有着无可替代的内涵与价值,墓地作为后人了解诗人的一个重要渠道,意义重大,一旦毁损就很难复原。

  再者,当地如果真有眼光与谋划,就应当认识到,即便是从利益角度考量,及时合理地抢救杜牧墓地,并与周边的杜淹、杜如晦等历史文化名人墓地综合保护,也不失为打造当地旅游资源的一种方式。让当地人对祖先的文学成就与人格魅力产生敬仰,让外地游客有机会抒发思古幽情,无论是从商业价值还是精神价值来说,岂不都比挖地种菜有意义得多?

  这些年,我们见到了太多名人故居、知名历史景点被拆、被毁的案例。近有今年6月,位于济南的张养浩故居遗址被规划建住宅。远有坐拥“亚洲最大火车站”“世界上唯一的哥特式建筑群落”等美誉的济南老火车站,早在1992年被拆除。尴尬的是,一边是拆,一边是复建。2013年,济南市旧城开发投资集团宣布复建21年前拆除的老火车站以及行包房。可是,能复建的,只是建筑这些外在的形式,一处故居、墓地、遗址,一旦被毁,其精气神将不复存在,人们的感受也将一去不复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