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吉林新闻 >
违建别墅现形记 除了陕西吉林、湖南等多省也被
发布时间:2019-07-06 16:13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自5月5日起,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分别向辽宁、吉林、山西、陕西,安徽、山东、湖北、湖南、四川、贵州等10省份反馈第二批“回头看”督察意见(下称“反馈意见”)。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发现,这 6份反馈意见提到的违建别墅,涉及辽宁、吉林、陕西、安徽、山东及湖南6省,具体情节如下:

  吉林:吉林省委、省政府将长白山违建高尔夫球场及167套别墅问题整改、辽河流域水污染治理工作作为首要任务,主要负责同志多次到现场调研督导,全力推进问题整改。截至2018年6月,高尔夫球场的取缔工作基本完成,167套违建别墅已全部拆除。

  陕西:习总对秦岭违规建别墅问题先后作出6次重要批示指示,但陕西省、西安市在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规建别墅问题上严重违反纪律、规矩,教训深刻,令人警醒。

  安徽:巢湖市及合肥市巢湖风景名胜区管委会漠视整改要求,对整改期间风景名胜区高速云水湾项目违反国家《风景名胜区条例》规定顶风建设14栋别墅等房地产开发行为未予制止,边改边建,违法建筑至“回头看”时已基本建成。

  山东:济南市投资5170余万元,拆除卧虎山水库一级保护区违建别墅46处,总面积1.8万平方米。

  湖南:湘潭市拆除绿心地区(编者注:绿心地区指长沙、株洲、湘潭三市之间的城际生态隔离、保护区域)富力城96套违建别墅、59亩违建仿古建筑,恢复植被110多亩。郴州市耗资近千万元,拆除东江湖饮用水水源地98栋木质别墅(编者注:非住宅用途)。株洲市在“回头看”督察期间提供不实信息,声称位于绿心地区的“北欧小镇”房地产项目已于2017年5月后全面停建,但督察发现,该项目在此后仍违规建设24栋高档别墅,当地对此没有坚决制止,没有查处到位。长沙浏阳市金科山水洲一期别墅、长沙县丽发新城三期和怡海新城三期等房地产项目,也在第一轮督察反馈后继续违规建设,占用绿心面积478.5亩。

  湖北:2017年以来,经武汉市江夏区政府批准,武汉鸿信世纪、美加置业两家公司填占汤逊湖湖边塘水域约40亩,用于房地产开发。

  贵州:2010年9月至2014年6月,威宁县违规向中国草海国际养生基地房地产开发项目发放相关行政审批手续,该项目有15栋商品房和1家酒店位于保护区实验区,占地60亩。

  公开信息显示,反馈意见提到的违建项目涉及多家知名房企,如长白山违建别墅由万达开发,而湘潭市的96套违建别墅和长沙浏阳市的别墅项目则涉及富力和金科。

  一些违建别墅问题,早在第一轮环保督察中就被发现,但地方政府整改不力。比如在湖南,“顶风违建”现象就很突出。

  “在的花木林中藏着一座欧陆风情的小镇。仙人湖宛如一颗蓝绿色的琥珀镶嵌在山水之间,湖畔,隐逸在花丛林间的栋栋别墅低调奢华。仙人湖以绝佳的生态及独特的风情,吸引了长株潭乃至周边城市的婚纱照拍摄者,在这个由重庆金科集团投资100亿元打造的占地3000亩的中国中部第一休闲大盘金科山水洲,每天都可以看到几十对乃至上百对新人络绎不绝地赶来。”

  这段文字出自长沙市本地媒体2015年的一篇报道,俨然一幅“生态优美、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画卷”。然而,文中提到的“金科山水洲”,正是反馈意见中点名的“顶风违建”项目。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注意到,早在2012年11月,湖南省会通过的《湖南省长株潭城市群生态绿心地区保护条例》就规定,规划面积522.9平方公里的绿心,禁止、限制开发的保护区占总面积的89%。

  反馈意见指出,金科山水洲项目是在“第一轮督察反馈后顶风违建”。也就是说,该项目是在中央环保督察组已经指出问题后,违规建设仍未停止。同样,株洲市“北欧小镇”房地产项目的24栋违建别墅、长沙县丽发新城三期和怡海新城三期等房地产项目,均有“顶风违建”问题。

  对于“顶风违建”,开发商自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20多栋别墅为何能在地方政府眼皮子底下建成呢?截至发稿时止,记者尚未查到湖南省官方有关此问题责任追究的调查结果公布等信息。

  早在2008年3月,陕西省就颁布实施了《陕西省秦岭生态环境保护条例》(下称“《条例》”),规定严格控制在秦岭进地产开发。《条例》于2017年1月5日修订后,相关条款更为严苛:“在禁止开发区、限制开发区不得进地产开发。”

  2011年6月17日,西安市政府成立秦岭生态环境保护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下称“秦岭办”),负责秦岭西安段的管理。此后,秦岭办牵头编制了《大秦岭西安段生态环境保护规划》等多部文件,旨在严控商业开发,保护秦岭西安段的生态环境。

  但西安一位从事农业项目开发的企业负责人称,秦岭办一度将管辖区当作开发区经营。“西安市招商引资,在秦岭山下大搞文旅项目。引进来以后,商人是要将利益最大化的,看到房地产开发比旅游开发赚钱,就想办法把旅游用地变成房地产用地,文旅项目就成了别墅项目。”

  2018年时,一家大型房企在陕西的负责人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透露了一些内幕:“七八年前,改变土地性质的事情经常发生,甚至到了疯狂的地步。明明是一块工业用地,80万元一亩拿的,但如果拿地的开发商是本地关系户,他再补交土地出让金即可如愿,假设住宅用地一亩是200万元,那他补交120万元,就能把土地性质变成住宅用地,然后把地转给大开发商,价格可能就是每亩500万元了。钱赚了,土地性质变了,一亩地的利润就是几百万元。”

  西安海航置业有限责任公司开发的草堂山居即是其中一例。当地官员对媒体表示:“草堂山居项目的违法行为,是改变了土地性质,从旅游用地变成住宅用地,在旅游用地上变相建设别墅。”

  那么土地性质的改变是如何做到的?前述房企负责人说:“土地变性通常涉及利益输送。过去给领导送现金、黄金,后来一般就送房子了。外头一平方米卖两万,他卖给领导只有三千,还装修好了。”

  此前,中央领导曾就秦岭违建别墅作出多次批示,但拆违工作屡屡受阻。“为什么拆不下来?你住着我当初3000块钱卖给你的别墅,现在你要拆我的别墅,我会举报你啊。”前述房企负责人认为,官员的问题是阻碍拆违的重要因素之一。

  2018年7月30日,秦岭北麓违规建别墅问题专项整治工作动员部署大会在西安市召开,中央纪委、中央派驻专项整治工作组组长徐令义在讲话中提到,秦岭别墅问题是问题。

  秦岭违建别墅整治前,问题就已浮出水面。西安市委原魏民洲落马就涉及秦岭别墅。秦岭违建别墅整治后,更是引发陕西官场震动,大批落马官员与之相关,包括陕西省委原赵正永,陕西省委原秘书长钱引安等多名。

  2019年1月9日晚播出的新闻专题片《一抓到底正风纪秦岭北麓违建别墅整治始末》中披露了更多细节。面对镜头,落马官员、曾任西安市秦岭办主任的和红星谈及拆除违建别墅相关问题时说:“这就是拿了人家的钱了,有的时候再去查处,好像心里面有这种你已经走上犯罪的道路了,也就没有再去下决心、再去做这件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