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点 长春长生疫苗事件梳理(文内附论文评论合

  7月21日,一篇名为《疫苗之王》的自媒体文章在朋友圈中得到广泛的传播,引爆关于问题疫苗的讨论和关注,“问题疫苗”事件过程究竟是怎样的?它为何会引起如此多的关注?当公共卫生安全,尤其是儿童防疫出现如此大的问题与漏洞时,我们究竟该如何做,才能弥补已经造成的伤害﹑防止疫苗问题的再发生?

  国家药监局发布通告,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在冻干人用矿泉病疫苗生产过程中存在记录造假,违反《药品生产质量观念里规范》,责成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收回长春长生相关证件,通告称,所有涉事批次产品尚未出场和上市销售。

  长生生物(长春长生母公司)发布通告,表示正对有效期内所有批次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全部实施召回,称近几年检测未发现因产品质量问题引起的不良反应;

  长春长生发声明称,已按要求停止狂犬疫苗的生产,并“深表歉意”,此次所有涉事疫苗尚未出场销售,所有已经上市的人用狂犬病疫苗产品质量符合国家注册标准。

  长生生物发布公告,称其子公司长春长生收到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关于“百白破”疫苗旧案的处罚决定书。该处罚书称,长春长生生产的“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批号:201605014-01)“效价测定”项不符合规定,按劣药论处。同时,没收库存疫苗186支,罚没款总计约344万元,而根据2017年年报,长春长生营业收入为15.39亿元,净利润为5.87亿元。

  此时,距离吉林省食药监局对这批25万支销往山东的问题疫苗进行立案调查(2017年10月27日),已经过去将近9个月。这期间,长生生物从没有在公告及2017年年报中对此予以披露。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7年11月,与长生生物一起“出事”的还有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批号为201607050-2的百白破疫苗。而在2016年,长春长生公司还有一批“百白破”疫苗因“无细胞百日咳疫苗效价测定”不合格被拒签。

  一篇名为《疫苗之王》的自媒体文章引起人们疯狂转发与关注,文章对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的前世今生做了梳理,引爆。此前疫苗问题持续发酵但并未引起媒体和公众的强烈关注。

  《央视财经》发文指出,疫苗问题,必须彻查。期待建立完善的监管机制和快速应急机制。新华社指出,疫苗问题容不得半点闪失,比“失效”更可怕的是“失信”。

  国家药监局通报此案有关情况,已部署全国疫苗生产企业进行自查,确保企业按批准的工艺组织生产,严格遵守GMP生产规范。国家药监局将组织对所有疫苗生产企业进行飞行检查,对违反法律法规规定的行为要严肃查处。

  李克强总理就疫苗事件做出批示:此次疫苗事件突破人的道德底线,必须给全国人民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

  上海﹑河南﹑海南﹑山东﹑广东东莞等地已公开表示全面停用长春长生生产的狂犬病疫苗,北京﹑天津和广东的疾控中心表示并未引进该狂犬病疫苗。

  百白破疫苗是由百日咳菌苗﹑白喉类毒素及破伤风类毒素混合制成,可以同时预防百日咳﹑白喉和破伤风,在我国属于一类疫苗,即国家免费提供给所有婴幼儿接种(二类疫苗为自费疫苗)。

  按照法律法规要求,疫苗企业必须对每一批上市疫苗安全性﹑有效性等进行全部项目检测,自检合格后报中检院签发上市。涉案疫苗在上市前已经过中检院检测,获得了批签发合格证,允许上市。但经查询记录,涉案批次疫苗在中检院检测时,违背检测效价。

  此次25万支涉事疫苗,全部销往山东生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山东食药监市场处负责人2017年11月表示,问题药品已经全部封存,而这批药可能影响免疫保护效果,但接种安全性风险没有增加。

  2013年12月,深圳康泰生物生产的乙肝疫苗疑似造成8名婴儿死亡,食药监总局调查组进驻康泰,最终官方通报称未发现深圳康泰公司生产的疫苗存在质量问题;

  2016年3月,山东警方破获案值5.7亿元非法疫苗案,犯罪嫌疑人庞某某孙某(母女)在此前6年将未经严格冷链存储的二类疫苗运输销往24个省市。最终山东﹑河南﹑河北等地检察机关批捕355人,起诉291人;

  2017年9月,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通告,山西振东安特生物制药生产的红花注射液和江西青峰药业生产的喜炎平注射液发生几十例严重不良反应,已销往20多个省市区,责令召回。

  2018年5月,国家药监局发布公告,要求柴胡注射液修订说明书,在禁忌项下须列出“儿童禁用”。柴胡注射液是中国最早诞生的中药注射剂,已有70多年应用历史。

  根据RUC新闻工作坊,7月15日至7月20日,问题疫苗事件已经发酵6天,但并未引起媒体和公众的强烈关注。以《澎湃新闻》为例,在官网检索“疫苗”为关键词,统计出这6天内对疫苗事件的报道共计30篇,而7月22日一天的有关报道就有26篇(数据统计截止2018年7月22日18点20分)。

  人们对问题疫苗事件骤增的关注来源于《疫苗之王》自媒体文章的传播。微信为首的自媒体显现出传播主体平民化﹑传播用语标签化﹑传播内容个性化﹑传播效果放大化等特征,在突发事件的传播上显示出越来越显著的作用;因新媒体精准即时的信息推送机制和原创化报道风格触发﹑微博扩散议题并对主流媒体产生溢散效果﹑微信通过聚合意见加强集体意向﹑最终引发传统媒体报道并获得各方回应。

  此次的疫苗事件,引起人们极大的恐慌,不少为人父母者有着这样的担忧:孩子接种的其他类别的疫苗也是涉事企业的,是不是也需要补种?为了防止接种到问题疫苗,我可以不给孩子打疫苗吗?也就是说,人们感知到的风险远远大于技术本来的风险,出现这个现象的原因可能在于自媒体环境下信息传播机制扩大了风险,以及社会响应的滞后让人们感到不安。

  就自媒体环境下信息传播机制而言,自媒体环境下爆炸性的信息让特定风险信息处在人们视野中央,营造出风险信息被广泛关注﹑非常重要的氛围,调动公众的恐惧感;自媒体环境下信息争议从部分争议到多方争议,与以往信息争议聚焦在关键议题不同,信息争议变得空前广泛,公众十分容易因不确定性产生风险大的感觉;自媒体为了获得高关注度,将信息内容和态度极化,引发人们的不确定感;而信息的关联失当,也会进一步增加人们的恐慌感:此次事件中,自媒体多与《疫苗之殇》相关联,将正常疫苗导致儿童死亡或受伤与失效疫苗相关联,进一步造们的恐慌。

  就社会响应来看,吉林食药监局在2017年10月就对百白破问题疫苗进行立案侦查,而这时没有对相关情况进行任何通报;2018年7月20日进行通报时,9个月已经过去了,疫苗调查的信息不透明﹑侦查严重滞后引起人们的恐慌;而在7月21日,百白破疫苗引起人们极大关注时,官方回应并没有很及时。

  当面对重大社会公共安全问题时,媒体应该减少信息的冗余与噪音;政府也应该建立危机管理长效机制,面对公众的疑惑和恐慌,要及时沟通﹑及时回应,及时公布后续处理措施与办法。

  及时对问题进行回应﹑沟通固然重要,如何彻查本次事件﹑如何进行后续的补救措施﹑如何在制度上进行改善﹑破解问题疫苗难题,也十分重要。

  中国之声采访了多位法律界人士,结论为:“在现有法律框架内,三倍处罚的确已是‘从重处罚’;至于是否‘情节严重’,认定存在难度,暂无证据佐证涉事百白破疫苗造成了较大影响。不过,他们也同时表示,我国目前对于类似违法违规行为处置较轻,警示不够”。

  健康报官方微信则发表题为《对疫苗造假应“罪加两等”》的文章,指出“药品是一种特殊商品,药品质量低劣导致的后果,比其他商品严重得多。制售假药应比制售普通假商品罪加一等。而疫苗又是特殊的药品,疫苗质量低劣导致的后果比普通药品更严重。普通药品用于治疗当前的疾病,但疫苗却是预防未来的疾病。”

  新京报《疫苗焦虑,何以解忧》则聚焦问题疫苗产生的原因:权利的匮乏使公众没有能力参与规则的制定过程,进而造成规则体系向医药行业倾斜;而权利之所以匮乏是因为公众“很多人像斑马一样,安静的吃草,即便同伴被狮子吃掉,只要不是自己就毫不关心”,而权利与公共息相关,有公共讨论、公共参与、监督,才能有各个群体的公共性,以及获得更好的公共服务。

  澎湃新闻《深观察|守卫疫苗,充分的民事赔偿比死刑更现实》认为,问题疫苗产生的原因之一在于:政府监管的失灵:政府食药监机构不可能掌握食药生产经营者的全面信息;监管者常常出于自身私利考虑,可能会同被监管者私下勾结起来;甚至会根据被监管者的利益来制定或采取监管措施。

  微信公众号侠客岛发布名为《解局关于疫苗,公众的恐慌该如何平息》的文章,表示“关于这类疫苗如何监管,2005年6月1日正式实施的《疫苗流通和接种预防管理条例》,为如今的局面留下了可乘之机。制度原因成为其关注的重点。其在文章中还指出“一言以蔽之,监管中的漏洞,才是核心问题”,“漏洞,正是从三者(食药监总局、卫生计生委、)之间的权力与责任分配”来,这“是疫苗事件带给我们很深的启示。”

  新京报《“疫苗危机”:别让信息黑洞加剧恐慌》的评论认为:避免恐慌情绪蔓延的正确方法,不是简单呼吁民众保持足够的理性,而是相关信息必须及时、全面、准确地公开:对于一些模棱两可的权威信息,有关部门要及时发声;对于后续事件的处理要给出一个清晰的处理思路。

  微信公众号侠客岛在《解局关于疫苗,公众的恐慌该如何平息》一文中写到:“公众的焦虑并非来自专业医学知识的匮乏,而是事件的缺席”。

  自媒体“崔紫剑先生”的《发布关于问题疫苗评论时的基本逻辑参考》提出媒体在缓解民众恐慌中应该发挥一定的作用:“任何讨论、评论这个个案的媒体、自媒体从业者们,务必务必理性、冷静、客观,不要贩卖恐慌和反智,因为这个案子非比寻常,所有关于疫苗的相关内容,理应以科学的角度进行科普讲解,以法律的角度来进行普法,不适宜上升到太高的层面上,也不适宜扩大到不相干的范围。”尤其要避免“妖魔化国产疫苗”,“拒绝接种疫苗”的论调。

  风声评论发表《彻查严管,给民众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必须彻查吉林长生生物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也要查一查监管是如何失守的,在长生生物扩张的过程中,是否存在官商勾兑、利益关联?;与彻查同步,对于那些已经查实的问题又将如何问责?问到哪一个层级?以彻查还原。

  中国之声在题为《四问长生生物百白破疫苗旧案:25万支劣药今何在?》的文章中则直接发问“究竟有多少疫苗流入市场?是全部封存了,还是的确有孩子注射了问题疫苗、有多少?有没有孩子因为问题疫苗患病、健康受损?家长们如何判断自己的孩子接种的是不是问题疫苗,有无救济渠道?”

  人民日报发布评论强调:“一方面是,政府机构在疫苗生产、使用上的监管,需要更有力”,“同样重要的是,企业不能为了追求利益,把儿童的健康和家庭的幸福当做谋取非法利润的代价”。“对于问题疫苗,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在每次事件中找到问题的根源,否则就会陷于‘亡羊补牢’的被动之中”。因此,要关注“如何强化事前事中事后的全链条监管,形成疫苗安全管理的长效机制?如何加强处罚力度,让企业不想、不能、不敢有违法行为?不仅要严肃追责涉事药企,更要规范市场秩序、完善监管制度,避免类似事件再次上演。”

  澎湃新闻《深观察|守卫疫苗,充分的民事赔偿比死刑更现实》认为,我国侵权责任立法太过于保守,片面要求侵权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尽管侵权责任人被罚没了一部分财产,这些罚金被收归国库,但是跟潜在受害者基本上关系不大。可以要求造假掺假者提供一定时段的身体健康检查、检测,并给与相应精神恐惧之抚慰金。目的很简单,让造假掺假者承担足够的违法成本,产生真正的法律威慑力。至于其诉讼方式,可以通过公益诉讼途径实现。

  风声评论《疫苗之殇人性之恶何以泛滥》中认为:为善者理应获得市场的奖赏,不能让良币被劣币驱逐,这是我们需要为善者付出的成本。为恶者理性获得严厉地惩罚,不能让劣币二次生存的机会,这是为恶者需要付出的代价。唯有监管动真格,大幅度提高违法的成本,处罚上不封顶,哪怕罚到违法药企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才能以儆效尤,避免问题疫苗的卷土重来。

  苏婧.《媒介化现实与科学的危机?——疫苗接种与媒体报道国内外演研究综述》 [J].全球传媒学刊,2017,(4):100—119

  戴烽,朱清.《自媒体环境下风险放大的信息机制研究——以2016山东疫苗事件为例》[J].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8,(6):149—153

    主管:长春新闻网 主办:http://www.whds.org.cn

    邮编: 地址: